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
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或者换浏览器,推荐谷歌/360/搜狗浏览器

【性奴女王】【作者:坑神newface】

[复制链接]
请叫我雷锋哟 发表于 2019-6-16 15: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字数:185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落魄的身影摸进了郊外一所隐蔽的小房子中。
  「呼,这里很隐蔽,刚好拿来做藏身处最好了,接着再稍微改造一下……」
  说话的是个高大的男人,身上有好几处伤痕,但是都不深,胡子拉杂。
  「妈的,那些帝国士兵差点要了我的命,没想到这边查的那么严,刚买的几个女奴就那么给跑了……」哈胡斯抹着嘴角的血说道,然后看看了看手里拿着的袋子,从里面掏出好几捆绳子,口球,胶带,丝袜,蒙眼布和一些绑架用的道具。
  「就剩下这点本钱了,我要赶快回本才行。」哈胡斯说着在房子内休息着想道。
  突然间,哈胡斯似乎听到了外面的丛林中有什么动静,他警惕的靠着小屋的窗子朝外看去,什么也看不见,虽然觉得危险,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朝外摸去。
  「该不会那些帝国士兵追这来了吧,不可能……」哈胡斯摸到了森林里。
  「耀光冲击!!」一位金色长发,将头发束在脑后留一个长马尾的高佻年轻女子穿着黑色的低胸蕾丝束腰露背超短裙,修长雪白的玉腿上穿着黑色的吊带丝袜和华丽的高跟鞋,纤细白皙的脖子上挂着金色的女性头像的吊坠,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她秀发之下是无比娇美的容颜,只见她的手中耀眼的光芒逐渐消退,眼前巨大的黑色岩石巨人被轰的粉碎变成碎石块滚落到她的高根鞋下。
  「101个……已经是极限了……拿着魔法99免疫的岩石傀儡练功果然比一般的召唤兽顶的久很多……刚好召唤卷轴也用完了。」
  那年轻女子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用手轻轻擦了一下,便走到附近的泉水前,慢慢的脱下紧身的短裙和上衣,还有蕾丝内裤和丝袜高跟鞋,露出她傲人高挺的雪白玉乳和让人看了喷血的修长美腿和高挺的臀部,浑身赤裸着一边解开脑后的马尾将金色的秀发放下来,慢慢的朝泉水中走去。
  「很舒服呢……恩……」女人慢慢的闭上如蓝宝石般迷人的双眼,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慢慢的用泉水擦拭着自己白皙娇媚的身子。
  洗了一段时间后,女人慢慢的梳理着自己的秀发,重新扎好,然后用浴巾擦干性感火辣的身子,将黑色的吊带丝袜和内裤重新穿到她那双让人看了喷血的修长玉腿上。
  「好累呢……看来得用宁神术稍微恢复一下……反正这附近也不会有人打扰。」女人慢慢的双腿盘坐下来,双手自然的搭在自己的大腿上,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开始冥想起来。
  「哈哈,一个女人?!!没想到大半夜的还能在这荒郊野外碰到一个半裸的女人?光看背影就已经是特级上等的货色了!!!」哈胡斯潜藏在丛林中,看到了不远处静坐在那的女人,心中狂喜。
  「恩……」那女人已经完全进入到宁神术的冥想之中,对此丝毫没有察觉,高挺的雪白的乳房微微的起伏着,红色的双唇紧紧的闭合着。
  哈胡斯突然从背后扑了过去,一下用小刀顶在了她纤细白皙的脖子上。
  「?!!!是谁?!!」那女人被从冥想状态中惊醒,惊讶的睁开美丽的双眼,却没有任何动作。
  「哼,我真是好运呢,竟然能碰到如此极品的货色……看来我转运的时候到了哈哈!别动!敢动一动我就割断你那娇嫩的脖子……」哈胡斯用手贪婪的抚摸着女人细腻白皙的肌肤淫笑道。
  「货色?!!你当我是什么人?!糟糕……宁神术被强行打断……体内的气完全乱了……不马上压制的话会有生命危险……该死……没想到这地方怎么会有男人出现。」那女人皱了皱眉头,依然面不改色。
  「怎么,吓的不会说话了?那正好,好娇艳的女人……待会看我怎么好好的滋润你哈哈哈……」哈胡斯用手捏着女人的下巴端详着她那倾国的容颜大喜过望的笑道,「无耻的淫徒……再等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女人心里想着,赶紧调整自己混乱的内息。
  哈胡斯一把扭住女人的双手反剪到背后,用绳子紧紧的一下捆住手腕,熟练的一道道捆住前臂和她的胳膊,然后绕到她那高挺的胸部,一道道勒了起来。
  「哈哈哈,好大的奶子,被绳子一勒更加诱人了!!」哈胡斯捆的好兴奋,将那女人高挺富有弹性雪白的奶子用绳子勒的滚圆硕大,性感无比,然后又开始肆无忌惮的抓住女人的双腿,将她面朝下压在下面,将她修长的双腿并拢,隔着吊带丝袜,用绳子从脚踝开始紧紧的捆缚起来。
  即使这样,那女人仍然一声不吭,任由他捆绑,哈胡斯也有些奇怪的问:「怎么,你难道一点也不反抗吗?而且一句话也不说,倒让我很是奇怪呢?」哈胡斯看着面色平静的女人,奇怪的问道。
  那女人只是斜过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是仍然没说话。
  「呀,好吓人的眼神呢……不过我喜欢……嘿嘿嘿!!」哈胡斯一把拍在她那高翘滚圆雪白的屁股上,发出很大的啪的一声响。
  「恩?!!混蛋!这个大胆的好色之徒,竟敢!?……」那女人眉一皱,双唇微微咬了一下。
  哈胡斯捆好了她的身子,拿出一大团丝袜,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将丝袜塞了进去。
  「呜恩?!!」
  然后哈胡斯用胶带一条条撕开封在了她的双唇上,再用一条红布将她的嘴吧严密的包裹起来在脑后系死,然后站起来拍了拍双手。
  「让我看看你都有什么好东西。」哈胡斯检查了一下那女人的衣物,发现并没有别的行李,倒是看到了刚才戴在女人脖子上那个金色的吊坠,正面是一个美丽女性的头象,反面刻着几个字「菲尔娜」
  「原来你叫菲尔娜?……哼,很好听的名字,正好配上你这娇艳性感的身子……」哈胡斯淫笑着用好手捏着菲尔娜的下巴,看着她美艳无比的脸蛋笑道。
  片刻之后,菲尔娜被哈胡斯扛着带回了那个小房子内。直接扔在了那张破旧的小床上。
  「呜?!!……」
  「本大爷憋了好久了……」哈胡斯淫笑着看着菲尔娜那美艳无比仿佛女神一般完美的性感身子,脱下裤子,露出下体那巨大无比的大肉棒。
  「好了……体内的气息基本平稳了……哼,虽然被这个混蛋占了不少便宜,但是好在还不是太迟……现在就让你灰飞湮灭!」菲尔娜双眼慢慢睁开,轻蔑的看着哈胡斯,浑身猛的用力。
  「呜恩!!!」菲尔娜扭动着身子挣扎着,发现竟然无法将绳子挣断,大吃一惊。被哈胡斯一下压在了身下。
  「呜恩?!!!怎么会?……即使刚才消耗了大部分的力气,但是加固过的牛筋绳也不能捆住我多久……」菲尔娜心里惊讶道。
  「怎么,现在才知道挣扎?!哈哈,你已经被我的乌木金丝绳捆的死死的,就是神仙也别想挣脱!看你这身段应该是习武之人,有点力气,被老子玩过卖掉的武功高强的女人多了去了,只要一被这绳子捆上,再厉害的女人也只有乖乖翘起屁股被操的份哈哈哈!!!」哈胡斯大笑道。
  「这?……该死!!!……恩?!!」菲尔娜双眼圆瞪,剧烈的挣扎着,小蛮腰不停的乱扭,修长的丝袜美腿剧烈的乱蹬,和被捆时一动不动的样子盼若两人。
  「?!!!怎么突然来了那么大的力气,刚才明明动也动不了的?也好,这样才有味道。」哈胡斯差点被菲尔娜掀翻在地,赶紧用力的按住菲尔娜的双乳和她的蛮腰。
  「呜恩恩恩恩!!!」
  「哼,力气还不小嘛,被捆成这样了还能反抗到这种程度,把我的兴致完全撩拨起来了呢……」哈胡斯的双眼发出诡异的绿光,浑身的肌肉突然猛的膨胀起来。
  「呜?!!」
  「噢呜!!!!!!!」哈胡斯的脑袋长出了两个尖耳朵,浑身的毛变的很长,逐渐变成了狼人的形态,下面那根大肉棒一下也跟着粗了四五圈不止,长的和马的家伙一样。
  「呜恩?!……这男人,居然是个狼人?!……这地方怎么会有狼人?!」菲尔娜有点惊讶,身子被哈胡斯变身后巨大的力量一下翻过来,雪白的屁股高高朝上翘着,被哈胡斯超级粗大的肉棒猛烈的一下戳了进去。
  「呜恩恩恩恩?!!!呜!!!!」菲尔娜只觉得下体被一股猛烈无比的力量一瞬间强行侵入,好象要被撕裂一样,蜜穴被一下强行撑开数倍到了极限,那粗长的变态的巨物一下就戳进了她毫无防备的子宫深处,将她整个人朝上顶的弓起了身子。
  「呜!!!!!!!!」
  菲尔娜媚眼圆瞪,平滑的小腹上都被顶出了一个小小的凸起。
  「怎么样,本大爷的家伙尺寸惊人吧?被插的爽不爽?!以往不管是怎样的贞洁烈女,只要被本大爷的肉棒一戳,没有不被干到双腿酥软爽到走不动路的,哈哈哈哈!!」哈胡斯得意的叫道。
  「呜!!!恩!!!!」菲尔娜被插的浑身娇颤个不停,修长的美腿被哈胡斯剧烈的力量顶的在床上乱颤不停,整张床都被震的咯吱做响。
  「呀啊啊啊啊!!!!好爽!!!再用力的扭你的屁股吧!!!哈哈哈,大爷就喜欢辣的!!!」哈胡斯夹杂着狼的嚎叫声大喊着,浑身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和发泄不完的性欲,用超大的肉棒将菲尔娜整个人从床上顶了起来,用爪子捏住她那雪白滚圆的奶子猛烈抽插着。
  「呜恩恩恩恩?!!!呜!!!!呜!!!」菲尔娜被顶的肚子凸起,整个人朝后反弓着昂起头,一对雪白的大奶子在胸前不住的狂颤,被哈胡斯的爪子刺进肉里慢慢的渗出了一道道的血丝。
  「扑哧!!!扑哧!!!」哈胡斯如狼交配一般,下身完全超出人类范畴夸张的猛烈的抽搐着,大肉棒象电钻一样在菲尔娜的蜜穴中狂抽,喷出大量滚烫白浊的精液,一下从菲尔娜雪白的屁股和双腿间倒喷出来。
  「好爽!!!好爽!!噢呜呜!!!老子最喜欢操这样的女人了!!!!」哈胡斯大叫着,昂起头不断的嚎叫,大肉棒再次在射精中猛烈的一戳,将菲尔娜整个人顶的几乎被戳到半空之中。
  「呜哦哦哦哦哦!!!!!!!」
  只听啪的一声,那张破旧的床一下散了架,哈胡斯兴致正高,完全不理会,干脆抱起被自己的大肉棒顶起的菲尔娜,站起来绕着屋子一边在菲尔娜的蜜穴中猛插,一边慢慢的走动着。
  「呜恩恩恩?!!呜!!!!」菲尔娜被干的浪叫连连,双眼半闭着娇颤不止,白浊滚烫的精液不断的从她雪白的大腿间流到地上。
  ……
  第二天早上。
  「恩?!……太阳好刺眼……」哈胡斯从地上慢慢的坐起来,用手挡住从破烂的墙缝中射进来的刺眼的阳光,眯着眼睛看了看四周。
  只见地板上到处是一团团干涸的白色的精液的痕迹,在他身旁,一个雪白的被绳子紧紧捆住堵着嘴的女人那高挺的雪白的奶子上布满了爪痕,正在微微的起伏着,她那白皙性感的肌肤上到处都是白浊的精液,黑色的吊带丝袜上也是,下体一片狼籍,蜜穴被操的发红,不断有白浊的精液从她的双腿间倒流出来,流了一大片。
  菲尔娜紧紧的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红色诱人的双唇在高挺的鼻梁下轻轻的翕动着,似乎还在睡着。
  「真是个极品的女人呢……很少有女人能经的住我狼人形态下的折腾,昨晚真是干的异常的爽……」哈胡斯看着熟睡中的菲尔娜淫笑着,站起身走到屋外。
  「这地方很隐蔽,非常不错,干脆改造成我的性奴地牢好了……」哈胡斯笑了笑。
  「恩?……」当菲尔娜慢慢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下体一阵剧痛和酥麻,强烈的刺激感还没消退,然后便发现自己仅仅穿着黑色的吊带丝袜,被四马攒蹄着吊在屋子的房梁上,双腿反折到脑后,几乎被捆成了弯曲的一团,一对雪白的大奶子被绳子勒的鼓胀无比,朝下低垂着,下面的地板上,有一大滩白色的精液干涸的痕迹。
  「呜!!……下体……好涨……我竟然被……被这个狼人强暴了一个晚上?……绳子……还是很紧……呜恩!……好浓的腥味……呜!!好脏……是那家伙的……精液?!!……」菲尔娜用力的在半空中挣扎着,但只会让绳子更加深勒进她的肌肤之中,丝毫没有松动的余地。
  「该死……要不是这该死的绳子……他这样的货色一抬手就……我居然被他玷污了?!……」菲尔娜羞愤的想到。
  「还好,他现在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不然的话……会有更大的麻烦……」菲尔娜看了看屋子内,凌乱的房间,散架的小床,自己的东西不知道被藏哪去了,哈胡斯也不见了踪影。
  「要趁他回来之前……把这绳子解开!!恩!!」
  ……
  帝国的王宫之中「奇怪,女王陛下昨天应该就结束了每年定期的修行,回到王宫之中了呀,为何现在还不见人影。」
  「也许女王陛下想多修炼几天,她曾经说过自己的『光之力』已经快要突破极限了,会有进一步的增强。」
  「是吗?但是应该不会,女王陛下一向很守时,而且她说过昨天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从来没有推迟或者提前过。」
  「难道是敌国……」
  「边境并没有异动,想要暗算女王陛下,不动用精锐军团级的力量是不可能办到的……光是各个种族的刺客尸体都已经够开一个博物馆了……」
  「看来只有等到女王陛下自己现身了,没有人知道她练功的秘密地点。」
  「二位大人在谈论什么呢?女王陛下回来了吗?」这时候,从皇宫外走进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穿着一身白色的束颈连衣短裙和白色的丝袜高跟鞋。
  「是艾薇小姐啊?没什么,我们正在为女王陛下没有回来感到疑虑呢,艾薇小姐一向和女王陛下很亲近,不知道有没有女王陛下的消息?」
  「没有呢,女王陛下不是昨天就应该回到宫中了吗?」艾薇奇怪的问道。
  「并没有回来,女王陛下目前尚没任何消息,所以我们才担心。」
  「啊,担心倒是不必,以女王陛下的身手……听说敌国的刺客公会都已经怕到拒绝接和陛下有关的任何任务了,不过现在还没回来的确让人有点困扰呢,我还有事情找陛下呢。」艾薇说道。
  ……
  「哈哈哈,宝贝,我回来了,看我都买了什么好东西?!」哈胡斯突然推门冲了进来,看见菲尔娜还好好的被捆着吊在半空中,松了一口气,上前检查了一下绳子。
  「呜恩!!……」
  「哼,绳子勒的比我离开时紧多了呢,你一定想要挣脱是吧,我的捆法可是越挣扎勒的越紧呢,小心不你这对诱人的大奶子活活勒下来……」哈胡斯用手使劲的捏住菲尔娜被绳子勒的滚圆无比涨的和气球一样微微发红的奶子笑道。
  「呜!!!!」
  哈胡斯打开袋子,从里面倒出了一大堆粗大无比的假阴茎,透明的榨乳器,锯齿夹子,口球,鞭子,拘束皮带还有好多性虐用品。
  「来,今晚我们玩点有情趣的……菲尔娜小姐……」
  「呜恩恩恩?!!!」
  「啪!!!啪!!!!」菲尔娜被放下来,双腿并拢捆着,屁股高高撅起,身体前倾,哈胡斯用鞭子猛的抽着雪白高挺的屁股,抽的她修长的黑丝美腿不住的乱颤。
  哈胡斯抽腻了,扔了鞭子,捏住菲尔娜高挺的乳房,捏住乳头,将两个透明榨乳器套在上面,连着管子,然后用手扯住那管子,将被吸成真空紧紧套在榨乳器中的菲尔娜的乳房使劲的拉长,换了一条短鞭不停的对着她富有弹性的乳肉猛抽。
  「呜哦哦哦哦?!!!呜呜呜!!!!!!」菲尔娜被抽的双眼圆睁,浑身剧烈的娇颤起来,雪白的奶子上很快布满了长短不一的红色鞭痕。
  「好有弹性的奶子!!!哈哈哈哈!!」哈胡斯边抽边兴奋的大叫道,然后打开榨乳器的开关,一股巨大的吸力猛的将菲尔娜的乳房再次吸变了形猛的朝吸盘内收紧,乳头也被拉长。
  「呜恩恩恩?!!!」菲尔娜双夹绯红,被吸的娇叫不停,加上鞭子不停的抽打刺激,她那敏感的乳头酥麻的不行。
  「你的身体太诱人了,已经忍不住了呢……」哈胡斯脱下裤子,将硬挺了很久的大肉棒露出来,绕到后面,对着菲尔娜还发红的蜜穴狠狠的插了进去猛戳起来。
  「呜恩恩恩?!呜!!!!!」
  哈胡斯一边干着菲尔娜,一边将一大团润滑剂倒进了菲尔娜紧闭的后庭之中,然后将手指戳进去用力的抽插着。
  「呜哦哦哦哦哦?!!」后庭从未被侵犯过的菲尔娜异常的敏感,圆瞪着双眼娇叫着。
  「似乎还没被开发过呢……好紧……插进去一定很爽。」哈胡斯兴奋的说道,然后将插进菲尔娜蜜穴中的肉棒猛的抽出,对着她被润滑过的蜜穴猛的插了进去。
  「呜噢噢噢噢?!!!」
  「呜!!!……」
  哈胡斯爽到不行,在菲尔娜的菊穴中艰难但是舒服的猛插着,听着菲尔娜一阵接一阵的娇叫声,扑哧的将滚烫的精液射进菲尔娜雪白的屁股中。
  「对了,差点给忘了。」哈胡斯一边插着菲尔娜的后庭,一边从袋子中拿出一个装满春药的瓶子。
  「这是帝都的特产,『淫精灵的秘药』,据说给女人喝了以后,会变成永远也不会满足的荡妇哦……」哈胡斯将菲尔娜蒙嘴的布解开,撕开她嘴上的胶带,然后抠出了她嘴里的丝袜,捏着她的下巴将药灌了进去。
  「呜?!!!」菲尔娜被哈胡斯将一整瓶药都灌了进去。
  「对了,忘记看用量了呢……」哈胡斯举起空瓶看了看旁边的说明:「一次一小勺……呃……似乎有点过量了呢……」
  「啊?!!……啊?!!……什么东西……在我肚子里……烧起来了?……啊,好热……浑身都好热……?……好难受……下面……好痒……怎么会?!……」菲尔娜半闭着媚眼张开双唇大声的娇喘着,胸部一对大奶子剧烈的起伏不停,双腿间开始不断的有淫水慢慢的流出来。
  「果然是特效药……虽然是过量,但是那么快就进入状态了……好吧,今晚上再大干一场……」哈胡斯看着跨下娇喘着已经开始发春的菲尔娜,浑身的肌肉迅速的膨胀起来。
  「啊……啊……你给我……喝了……什么?!……」菲尔娜娇喘着回过头,猛然看见哈胡斯变身完毕,腰间一根巨枪正高挺着正好戳进了她张开娇喘的嘴里。
  「呜哦哦哦哦?!!呜?!!!!!!」
  「哈哈哈哈哈?!!!这下你身上的洞都被我插了个遍了!!!!!!」
  「呜!!!!!!!!」
  ……
  数天后「女王陛下看来是失踪了,应该马上派出搜索队。」
  「让皇家卫队去吧……」
  「等等。」艾薇这时候从大门走了进来,单手插腰站在两位大臣面前说道。
  「女王陛下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外出时我们私自去找她,尤其是这样大张起鼓的去搜索。」艾薇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说道。
  「艾薇小姐说的我们都知道,而且这样敌国知道女王陛下失踪的话,可能也会趁机起兵侵犯边境,但是我们也不能这样干等着啊。」
  「恩,你说的不错,所以我想了一下,还是我去找女王陛下好一点,这样既不会让敌国起疑,也不会让女王陛下生气。」艾薇说道。
  「那就拜托艾薇小姐了,请尽快将女王陛下找回来,这个国家还是不能离开她。」
  「你们就放心吧,等我的消息。」艾薇说完微微一笑,朝宫殿大门外走去。
  ……
  「呜……呜……」菲尔娜戴着眼罩,嘴巴再次被重新堵上,含着塞口球,再被红布包裹起来,雪白的肌肤上到处都是细密的鞭痕,一双雪白的大奶子因为药物的刺激已经变的更加硕大滚圆,乳头硬硬的挺起,被榨乳器巨大的力量吸的老长,雪白的乳汁不断从乳头中被榨的喷出来流进透明的管子里。
  她的双手被反剪在后紧紧绑着,双腿分开大小腿捆在一起,骑在一个木马陡峭的马背上,马背上两跟粗大无比表面凸起大大圆颗粒的棒子深深的插进了菲尔娜的蜜穴和后庭中,整个木马自己在不停的前后上下剧烈的摇动着。
  「呜哦哦哦!!!呜!!!」菲尔娜的下体不断流出大量的淫水,娇媚的身子在马背上剧烈的扭动着。
  「我回来了,怎么样,今天有没有乖乖的骑马啊?」哈胡斯推开门进来,几天的时间,这里已经被他改造成了一个性奴地牢一样的地方,摆满了各种淫虐的道具。
  「来,该喝药了……」哈胡斯将袋子朝新床上一倒,滚出十几瓶「淫妖精的秘药」来,然后拧开一瓶,撕开了菲尔娜嘴上塞口球处的布,将塞口球从菲尔娜的双唇间取下来,将药瓶对着菲尔娜的嘴里就是一灌到底。
  「呜恩?!……呜!!!!」菲尔娜将整瓶药喝了下去,没多久又开始大口的娇喘起来,下体流出更多的淫水,乳房涨的更大,乳头硬的不行,大量的喷出白色的乳汁。
  「哈哈哈,又想被我的大鸡巴干了吧?木马是不是不怎么过瘾啊?」哈胡斯,一把捏住菲尔娜高挺雪白的奶子,双手在根部如挤奶那样使劲的冷不防朝前一按,只听扑哧一声,一大股白色的乳汁从菲尔娜的乳头中狂喷而出。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菲尔娜浪声大叫着,浑身扭个不停,哈胡斯一连挤了几次,然后拿着收集满的一大杯乳汁,送到了菲尔娜的嘴前,喂着她喝了下去。
  「来,尝尝自己的乳汁味道如何?!不错吧?!」
  「呜呜!!!……恩?!!」菲尔娜被灌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白色的乳汁从她红色的双唇边流下来。
  然后哈胡斯变身成了狼人,将菲尔娜整个人从木马上解下来压在身下,然后将他那比马还长的大肉棒对着菲尔娜淫水直流被操的发红的蜜穴用力的戳了进去。
  「呀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艾薇开始有些担心,因为她竟然没能找到任何关于女王陛下的消息,这和以往任何一次都完全不同。
  「难道女王陛下真的被人暗算抓住了?不然她那出众的容貌和身形即使是乔装也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艾薇在一个酒馆中暗中观察着来往的人流,这个酒馆虽然看上去不起眼,却是城内黑市的秘密交易点。
  有一个男人引起了艾薇的注意,因为他掏出了一个金色的项链,放在了吧台上,那样的光泽即使没看清项链的吊坠是什么样,艾薇也很熟悉,她偷偷的靠过去一看,发现那竟然正是女王菲尔娜戴着的女神吊坠。
  「这东西你从哪弄来的?」酒吧老板拿起那项链奇怪的问道。
  「从一个高个男人那高价收的,说是自己家传的,鬼才信,看他那样子一点也不象贵族,八成是从谁身上偷的还是抢的吧。」那男人笑道。
  「这东西……」
  「这东西我要了,多少钱?」艾薇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把两人吓一跳。
  「怎么,小姐,你这是要抢我的生意吗?」酒吧老板笑了笑。
  「怎么,不行吗?恩,也罢,不如你先给他开个价吧,不管你开价多少,我都以两倍的价格收,如何呢?」艾薇微笑着单手托着下巴靠在吧台上说道。
  「你……」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艾薇,想了一下。
  「算了,就让给你吧,我算怕了你了,反正我这里也是倒手赚点中间价,惹不起你们这些有钱人。」老板说着将项链还回来,转身擦他的杯子去了。
  「那么……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开个价吧?」艾薇朝那男人甜美的一笑问道。
  「恩……起码这个数吧……」那男人试探性的伸出几个手指,艾薇眼睛也不眨直接丢了一大包金币给他,将项链拿了过来。
  「这?……」
  「要不要数数?只多不少,全是你的了。」
  「啊,谢谢啊!?那我就收下了……」男子喜出望外的赶紧收怀里。
  「等等,先别走,告诉我,卖你项链那男人住哪,你在哪见到他的?」艾薇问道。
  「这个……其实就在离城郊不远的地方,那男的好象不知道这个地方,可能是外地人,具体住哪,我就不知道了,交易完他人就不见了。」
  「真的吗?那他长什么样子?」艾薇继续问道。
  「很高很壮,短发……其它不太记得了,衣服很破,身上还有伤,」
  「有伤?……对了,你说的城郊不远的地方,其实就是地下奴隶市场吧?你是想去买奴隶时见到他的,对吗?」艾薇看着那男人的脸说道。
  「你怎么会……」
  「不必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对这个项链很感兴趣,想找到那个家伙问问还有没有别的货卖。」
  「哦,吓我一跳,要知道奴隶买卖在这可是要……千万小声点。」
  「呵呵,没关系,这里很安全,那男人经常去吗?」
  「不确定,我只见过他两次,第一次似乎很警觉的样子,第二次才敢拿货来卖,而且选的地方是奴隶市场卖的却是珠宝,很诡异。」
  「哼,想必他是个奴隶商人吧,或者以前干过这行,知道各地奴隶市场的位置,这样吧,帮我个小忙,这里还有一袋金币,都是你的。」艾薇又掏出一小袋金币交给那男人笑道。
  「啊?什么忙?能做到的我一定效劳……」那男人两眼放光的答应道。
  「呵呵,你一定能做到,而且还很乐意做。」艾薇微笑着,和那个男人一起走出了酒吧。
  不久之后在城郊奴隶市场的外围。
  「在这就可以了。」艾薇递给那男的一包东西,那男的打开一看,里面是大捆的绳子和丝袜,黑布。
  「这是?!」
  「把我捆起来,嘴吧堵上,就和被拐到这的女奴一样,然后把我扛进去,等那个男人出现想办法把我卖给他,这就是我让你帮的小忙。」艾薇笑着说道。
  「你开玩笑吧?……」
  「没有开玩笑,原因你不用问,你照着做就行,如果有别的买家出现,你就故意抬高价钱不卖好了。」艾薇笑着说道。
  「真的?」
  「好了,别废话了,开始捆吧。」
  「好……但是我可先告诉你,等你被带进那个场子里,发生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啊……」
  「我知道,你只要照我说的话去做,就行了,别的你不用管。」艾薇说着转过身,将双手背在身后说道。
  那男人将信将疑,将绳子捆在艾薇的双手上,然后慢慢的收紧。
  「捆紧点,进去时要被暗哨搜查,别让他们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艾薇转过头说道。
  「好,那就照你说的做好了。」那男人收紧绳子,迅速的将艾薇的双臂反吊在背后拉到颈后捆在脖子处,然后在她高挺的酥胸前勒上几道。
  「好性感的身段……这女人是什么来头呢?捆的我好想干她……」那男人心里想着,下面慢慢的硬了起来。
  「好了,手差不多了,捆腿吧。」艾薇试着抽了抽被紧捆的双手,觉得很满意,继续说道。
  男人蹲下来,用绳子捆住艾薇并拢着又长又直的性感的白色丝袜美腿,将她的脚踝紧紧捆住,然后慢慢朝上,将她的双腿紧紧捆在一起,现在艾薇已经被绳子捆成了笔直的一条人棍,只有胸部高高朝前凸起,和性感高翘的臀部朝后顶了出来,十分性感。
  「捆的不错呢,想必你也做过贩卖奴隶的生意吧?」艾薇微笑着问道。
  「啊,没有,哪里。」
  「不说这个了,现在把我的嘴堵上吧,就用那团干净的丝袜,还有黑布,然后把我抬进去。」艾薇说道。
  于是那男人将丝袜捏成一团,艾薇自己张开嘴吧,让他将大团的丝袜塞进自己嘴里,然后用黑布将她的嘴巴包裹起来。
  「呜……」艾薇朝他点了点头,那男人就用布袋将她整个套进去,扎紧袋口,扛起来朝奴隶市场走去。
  艾薇高挺柔软的乳房隔着袋压在男人的背上,她的翘臀则被男人用手按在肩膀上,诱人无比,那男人一路挺着下面走到奴隶市场的入口,被暗哨拦了下来。
  ……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继女王陛下后,艾薇也突然没有了消息。
  帝国的边境线上,从远处走来了一个男人,正是哈胡斯,他手里牵着一匹马,马背上骑着一个被反捆着双手,一对雪白的大奶子被绳子勒的高高挺起,乳头坚硬的凸起,还在往外渗着乳汁的美艳女人,她被黑布蒙着双眼,嘴里塞着大团的丝袜,双唇间含着红色的口球,再被白布从外面死死的裹死。她那修长的双腿大小腿并在一起被绳子捆在一起固定在马鞍两侧,原本平滑的肚子现在已经高高的隆起来,已经有了身孕。
  「呜恩!……呜……」菲尔娜在马背上呻吟着扭动着被紧缚的玉体。
  「怎么,菲尔娜,下面又痒了吗?女人似乎怀孕后性欲更强呢……别着急,我也憋着呢,等到了地方,我要连续干你一天一夜……」哈胡斯回头看着挺着大肚子的菲尔娜淫笑道。
  「呜!!!……呜!!……」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帝国那帮人突然疯了一样到处搜查,城里都没法去了,日常用品吃的用的都难搞,不过不要紧,我和国镜附近的兽人还有点交情,而且他们最喜欢搞大肚子的人类女人了……而且他们的那地方上还长有肉瘤哦,到时候和他们一起上一定让你爽到腿软……哈哈哈……」哈胡斯淫笑着说道。
               (前传)
  「拦住她!!!别让她跑了!!!」耀眼的阳光之下,一位蓝色长发用丝带扎在脑后的年轻女子,身穿白色的低胸紧身软甲,怀里抱着一个女婴,修长的穿着蓝色长筒丝袜和白色高根短靴的美腿紧紧踩着马蹬,手持一把银色的长枪将十几个士兵挑到半空之中,突破重围冲了出来。
  「来者何人?!吾乃……」「咔嚓!!!」「遗憾哪……」一个身披盔甲的战将拦在那女子面前,还没来的及报上姓名已经被长枪如雷光般的速度一枪刺穿。
  「杀!!!!」前面又冲出四,五个骑马的战将,只见那蓝发女子柳眉下目光如炬,冷冷的凝视着来敌,手中的长枪飞速的旋转起来。
  「突!!!」「呜啊?!!!」第一名战将被飞速旋转的银枪一枪震歪战斧,心窝被刺了个透心凉,整个人被长枪高高挑起,甩到了一边,剩下的战将抡起武器想要围攻,被那女子旋转着银枪360度后仰身来了个死亡大回旋。
  「遗憾哪……」x4鲜血从他们的腰侧飞溅而出,染红了那女子的白色的战甲。
  远处的高地的将台之上,有一位40多岁的长须男子在看着这一切,惊讶的问道。
  「此女子乃何人?竟然那么厉害。」「禀主公,此女子正是玉龙山蓝云月,已经斩杀我方二十多员上将。」「真乃猛将也!!传令,不许放箭,只能生擒,放出兽人部队!!」「是!!」蓝云月的银枪又戳死了好几个拦路的战将,突然胯下的玉龙马身子一沉,中了绊马索。
  「呃?!」蓝云月护住怀中的女婴就地一滚,单膝跪倒在地,四周立刻杀声四起,一群红皮肤的高大强壮的兽人手持大刀绳索朝她围了过来。
  「喝!!!」蓝云月右手单手持枪一个横扫,直接将一排兽人震的吐血飞倒在地,一个高大的身影一巴掌拍飞了朝自己飞来的兽人同伴,大踏步的朝蓝云月压过去。
  「巨魔!?!」蓝云月一看来者不善,银枪旋转着朝那巨魔的心脏猛戳过去。
  「吼啊啊啊!!」巨魔重甲之下的身躯被银枪一下戳穿,后退数步,但是并没有倒下,而是用手死死的抓住了刺进身体里的银枪。
  「该死?!……」蓝云月朝后一拔,竟然一时拔不出来,这时候兽人已经围了上来,蓝云月为了怀中女婴的安危,一扬手将女婴抛到重新站立起来的玉龙马背上,身子立刻被后面的兽人粗壮的双手死死抱住,将她的左臂扭到背后,同时下体粗大的青筋肉棒朝蓝云月短裙下的后庭猛的一戳。
  「呀啊啊?!……啊恩!!?」蓝云月娇叫数声,胸前一对雪白的玉乳在剧烈的抽插中抖动着,被另一个兽人一把捏在手里,挺身从前面将粗大的肉棒刺进了蓝云月的蜜穴之中。
  「恩啊!?!……!!」蓝云月双唇紧咬,圆睁着媚眼忍受着兽人们的围奸,娇柔的身子在他们粗壮的肉体之间娇颤着。
  「喝!!!!」蓝云月不顾下体被侵犯的剧烈刺激,右手伸到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刷刷几下,割断了前面兽人的脖子,然后伸出玉腿一踹,将他踹飞,接着朝后一捅,正中后面兽人的肚子,那兽人大叫着连连捂着肚子后腿,精液从肉棒中狂喷而出,射在了蓝云月的后庭之中又一边喷着一边退了出来,被蓝云月又是一刀,整齐的切成了两截。
  「坑爹哪!!!!」那兽人下体狂喷鲜血跪倒在地,蓝云月的短裙下雪白的双腿之间流淌着白浊的精液,用修长的蓝丝美腿高根左脚踏在那兽人哀号的脸上,居高临下,娇叱一声,右腿扫了一圈,将冲上来的一排兽人踹飞数米之远,然后整个人一跃而起,一个飞腿正踹在那个抓住她银枪的巨魔脸上,尖利的鞋跟戳进了巨魔的眼睛里,飞溅出大量的鲜血。
  「吼啊啊啊啊!!!」那巨魔疼痛难忍,竟然发起狂来,抓住了蓝云月的腿,一把将她扯过来,一下把她修长性感的双腿成180度一下扯开,将下体怒挺而起如巨柱一般是兽人十倍那么大小的怪物凶狠的戳进了蓝云月张开的双腿之间。
  「呀啊啊啊啊!!!!!!」蓝云月双眼圆睁着仰起头,身子朝后反弓着,大声的娇叫起来,那巨柱强行将她不合尺寸的蜜穴一下戳开数倍之大,将她平滑性感的小腹一下顶的高高凸起,巨魔抓住蓝云月的双腿猛烈的朝上用自己的巨柱在蓝云月的肚子里猛戳,将她娇小的身躯顶的在半空中剧烈的抽搐乱扭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蓝云月凄厉的娇叫着,从下体流出大量的精液和鲜血,只见那巨魔腰间一挺,扑哧一下,大量滚烫的精液如洪水一般一下子倾泻进了蓝云月的子宫之中,将她的肚子一下撑成了一个皮球样圆滚的凸起。
  「噢啊啊啊啊!!!!」蓝云月双眼圆瞪,仰起头一声大叫,大量的精液从下体倒喷而出。
  「吼啊啊啊啊啊!!!!!」那巨魔在剧痛和快感中亢奋的仰起头大叫起来,却没注意刚刚被他干的还在抽搐的蓝云月突然猛的睁开双眼,强忍着肚子被他的巨柱顶出巨大的凸起的剧痛,纤细的蛮腰猛的一扭,朝后弯曲90度抽出匕首对着他戳进自己双腿间的巨物用力的一划。
  「呜啊啊啊啊啊啊!?!!!!」大量的鲜血和精液喷了蓝云月一脸,那巨魔终于跪倒在地,哀号着朝后倒去。
  蓝云月捂着下体,用力的从那巨魔胸中抽出自己的银枪,转身对着错鄂的兽人们旋转着刺了过去,然后在一片鲜血四溅中飞身上马,抱起女婴朝不远处一座桥飞奔而去。
  「截住她!!!」身后杀声四起,蓝云月见前面桥头一年轻的黑色短发女人骑马立于桥头,手持一跟造型奇特的扭曲长矛,冷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云月速去,大姐在树林中等着你呢,这里由我蕾逸挡着!」那女子大喊道。
  蓝云月飞奔过桥,从蕾逸身边擦过,身后数万大军随即杀到,为首的是十几名身披重甲的战将。
  蕾逸冲他们微微一笑,胸前一对超过36E的巨乳高高的挺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六年后纷战的乱世已经成了三足鼎力的态势,北方的鹰之手帝国联合了部分兽人占据了大陆的大部分版图,东边则是由圣河天险隔离的精灵之国「翡翠之心」,而西边则是由原来的结义三姐妹菲雪,云雅,蕾逸和军神格兰特开辟的阿莱西亚帝国。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璀璨的将星也在乱世中放出夺目的光芒后纷纷凋零,当年结义的三姐妹中,二姐云雅文武双全,冷傲自负,独自留守和翡翠之心交界的战略要地「不还」时,被翡翠之心的军队击破擒杀。
  三妹蕾逸性格火爆,听闻二姐遭遇不侧后,和大姐菲雪率领大军攻向精灵之国复仇,然而酒后毒打手下的士兵招致哗变,于深夜睡觉时被手下心怀不满的士兵用绳子捆住堵了嘴轮奸后用刑具残虐数天,后下落不明,传闻已被叛逃的士兵玩腻后虐杀致死。
  最后的大姐菲雪在二妹三妹相继遭遇不测后丧失理智,不顾军神格兰特的相劝率领二十万大军独自大破翡翠之心数关,但终在大森林腹地被翡翠之心的小将伊露召唤森林之魂放出漫山的毒雾大败,撤退后不久病发身亡,一代仁爱之花香消玉陨,临终前,据说菲雪将年幼的女儿菲尔娜托付给了军神格兰特,并叫女儿菲尔娜对军神格兰特「以父事之」,事事听从。
  然而,幼主菲尔娜是个女孩子,在阿莱西亚帝国却以懒惰贪玩而闻名,似乎丝毫没有能继承先辈的遗志,整个国家只能让军神格兰特一个人苦苦支撑。
  「呵呵,真笨,你又输了呢~ 」在皇宫之中,一位金色齐肩短发的美丽的16岁女孩正无聊的单手托着下巴穿着华丽的衣裙和黑色的丝袜交叠着双腿坐在王座上,手里拿着棋子正和一旁的护卫嬉笑着下棋,正是16年前蓝云月从乱军之中救回的女婴菲尔娜。
  「启禀女王陛下,军神大人回朝了。」「恩,啊?那么快?快把棋收起来别被神父大人看到!~ 」菲尔娜慌乱中赶紧抓起棋子扔进一旁的盒子之中。
  「女王陛下,老臣回来了。」这时候格兰特带着几个随从的将军威风凛凛的走上大殿,他有着一副高大的身躯,胡子已经有些花白,如猎鹰一般锐利的双眼射出似乎能洞穿一切的睿智之光。
  「恩啊?……赶紧拿下去……」菲尔娜小声对那拿着棋盒的护卫说道,然后赶紧转过头起身迎了上来。
  「神父出征辛苦了,应该好好犒劳,来人,那个……」「女王陛下,每次听女王陛下叫臣神父总觉得怪怪的……」「啊,是吗?哪的话,格兰特大人是军神,母亲临终前叫我当父亲一样尊敬您,当然叫您神父了~ 」菲尔娜睁着一双蓝宝石般迷人的双眼,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甜甜的叫道。
  「女王陛下,如果微臣没有看错,陛下又偷偷的和护卫在朝上下棋了吧?」格兰特突然问道。
  「哪,哪有~ 我一直谨尊神父的教导,在神父不在的时候从来没贪恋游戏,天天都在和群臣商议国家大事呢~ 」菲尔娜面露惊慌的神色,匆忙着答道。
  「是吗,如此一来,臣就放心了,臣在外征战,天天挂念着宫中的女王陛下,这次虽然出师不利,但拖女王陛下的福,总算能全身而退。」「啊,神父辛苦了,出征什么的不急一时,神父请在家好好休养吧,我立刻派人选上好的千年人参……」「不必了,陛下,本国国力薄弱,如此奢侈的药材,臣不能带这个坏头,臣在外一直挂心陛下,今日回朝,趁陛下还在宫中,臣要抓紧时间给陛下补上功课才是。」「啊,神父刚回来,就要给我上课吗?……神父还是先好好休养一下在?……恩?」菲尔娜话还没说完,只见格兰特目光如火炬,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白色低胸紧身连衣长裙下裸露出的半边发育超好的高挺酥胸,然后一伸手,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纤细的手腕。
  「陛下无需多言,臣的身体比起陛下来微不足道,请女王陛下立刻随臣到书房来。」格兰特说着拉着菲尔娜就朝书房走去。
  「啊,神父……这……」书房内,格兰特将大衣一脱,从桌上取来一个金色的大盒子。
  菲尔娜一看那盒子脸色一变,但是随即又微笑着问道:「啊,神父,今天的课程又是?……」格兰特微笑着从盒子中拿出一大捆绳子,说道:「陛下猜的没错,听闻陛下最近趁臣不在,经常偷遛到宫外去玩,臣担心陛下被歹人绑架,所以这门捆绑脱缚之术要抓紧研习。」「谢神父关心,但是……」「难道陛下不乐意吗?」「不……神父的话,菲儿怎敢不听,只是菲尔实在愚钝,每次都解不开,怕神父刚出征回来劳累后又生气,伤了身体。」菲尔娜赶紧答道。
  「哦,陛下不用担心,老臣的身体好的很呢,请陛下把外衣脱了吧。」格兰特笑了起来。
  「恩……」菲尔娜只好慢慢的转过身去,伸手到背后,慢慢的解开了背后的丝带,将低胸的连衣长群脱了下来,露出了露背低胸的黑色蕾丝束腰,性感的小三角内裤和吊带黑丝袜。
  「一段时间不见,陛下的身体发育的越发成熟了呢,越来越有先王当年的风韵了。」格兰特靠到菲尔娜的背后,一把扭住了她的双手,用绳子飞快的捆起来。
  「恩啊……神父过誉了……母亲大人是何等英武,我哪比的上她……」「所以陛下更要加紧学习,好继承先王的遗志啊~ 」格兰特在菲尔娜的耳边说道。
  「是……谨遵神父的教诲,神父……你捆的好紧……胳膊都……」「怎么,我记得陛下上次不是说就喜欢紧的吗?」「啊……对……我是说,您上次捆的好紧,怎么这次有点松呢~ 」「呵呵,那臣就谨遵陛下旨意,捆紧一点好了~ 」格兰特微笑着猛的一扯绳子,两道绳子一下深勒进菲尔娜双腿之间的蜜穴和后臀之间。
  「恩啊啊啊……」「陛下怎么样,还满意吗?……」「神父……请继续……」「那老臣就不客气了~ 」格兰特坏笑着继续收紧绳子,将菲尔娜的双手死死的反吊在背后捆死,胳膊如藕一般一道道勒的凹凸不平,然后再蹲下身,一边抚摸着菲尔娜修长纤细的丝袜美腿,一边用绳子从脚踝开始一道道捆上去,将她的双腿并在一起死死的捆在一起。
  「接下来,歹人一定会将陛下的嘴巴塞住防止陛下喊叫呼救,所以陛下要先想办法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才行。」格兰特说着拿起一大团揉起的丝袜,捏住菲尔娜的双唇就塞了进去。
  「呜?!!」然后格兰特又拿了一团丝袜,接着也塞进了菲尔娜的嘴里,再用一条红布将菲尔娜的嘴巴死死的缠了数圈包裹起来。
  「好了,请陛下按照臣教过的要领开始挣脱吧,时间还是5分钟,如果时间到了陛下还是不能挣脱,那臣可要狠狠的惩罚陛下了。」格兰特坏笑着说道。
  「呜恩!!……呜!!」于是菲尔娜扭动着被捆成肉粽般的性感玉体开始奋力的挣扎起来,但是绳子捆的如此之紧,让她越挣扎越紧,一对高挺的乳房被勒的胀的滚圆乳头都高高的硬的顶了出来,诱人无比,随着她扭动的身子上下弹动着。
  「呜!!!!呜!!!」菲尔娜似乎很用力的样子乱牛了半天,浑身香汗淋漓,也没能将绳子解开半分,倒是下体被勒入蜜穴的绳子磨的都出了水。
  「时间到了,很遗憾陛下又失败了,那为了鞭策陛下用功,臣下只好忍痛好好的惩罚陛下了~ 」格兰特一脸坏笑,将上衣脱了个干净,然后脱下裤子,露出了胯下怒挺已久的大肉棒。
  「呜?!!」格兰特一把从后面抓住菲尔娜被勒的滚圆诱人的一对奶子,用手指将勒入菲尔娜蜜穴间的两道绳子左右分开,然后腰间一顶,猛烈的插进了菲尔娜的蜜穴中,用力的抽插起来。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呜!!!」菲尔娜被格兰特压在身上插的花枝乱颤,翘臀一个劲的乱扭,娇叫不止。
  「歹人抓住陛下后必然会强行侵犯,陛下需要提高忍耐力,在被侵犯的时候趁机弄松绳子……」格兰特一边猛干着菲尔娜的小穴,一边还严肃的说道。
  「呜哦哦哦哦哦哦!!!!?」「歹人还会蹂躏陛下的乳房上敏感的地带,让陛下分神,陛下千万要充分锻炼这方面的忍耐力,日后必有大用。~ 」格兰特用力的一扭菲尔娜的乳房,然后手指捏着她硬挺起来的乳头,使劲的一掐。
  「呜恩恩恩恩恩!!!!」菲尔娜双眼圆睁,更加大声的娇叫起来。
  「扑哧!!!!」格兰特变着姿势见菲尔娜的蜜穴干的淫水直流,最后抱住她高翘白嫩的屁股将大股的精液射进了菲尔娜的蜜穴之中。
  「呜!!!!」菲尔娜仰起头娇叫着,白浊的精液顺着她黑色的吊带丝袜慢慢的朝下流着。
  「除了侵犯陛下的身体,歹人一定还会用更加残酷的方式虐待陛下的身体,现在老臣就让陛下好好体验一下!」格兰特说着将菲尔娜四马攒蹄捆成一团,将她柔软的身体那修长的丝袜美腿弯曲到脑后,吊在半空,然后拿出鞭子对着菲尔娜那娇嫩白皙肌肤和弹动的肉球就是一顿猛抽。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菲尔娜被抽的双眼圆瞪,不停娇叫着抽搐乱扭,雪白的奶子上很快留下密集的红印,然后格兰特走到菲尔娜身后,抱住菲尔娜的双腿腰间用力一挺,插进菲尔娜的蜜穴中又是一阵猛干,边干还边用短鞭狠狠的抽菲尔娜高翘的雪臀。
  「呜噢噢噢噢噢!?!!!」「扑哧扑哧扑哧!!!!」「歹人一定还会这样蹂躏陛下!」「歹人当然也可能会用这个刑具!」「歹人坏透了,看到陛下美丽的容貌一定会想到用这个恶毒的刑具!!」「还有这个!!」「这个这个这个!!歹人虐完了陛下一定又是色心大起一顿轮奸,陛下千万要忍住保存体力!」「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菲尔娜的脖子上栓着项圈,连着锁链,高挺的双乳上满是鞭痕,乳头被两个乳头夹子狠狠的夹着,挂着一对小球拉扯着朝下,双腿分开,大小腿捆在一起骑在一个马背上有三根粗大棒子的木马上,淫水和精液不断的从她雪白的双腿间流下来,脸上,胸前,还有大腿和丝袜上,到处都是干涸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被虐的眼泪直流。
  「对了,陛下还要当心歹人还有可能会使用恶心的淫兽来侵犯陛下,为了让陛下更好的学习,臣这次出征特地去卖了几个淫兽的样本回来以供教学之用。」格兰特操菲尔娜操的也在喘着粗气,红润的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慢慢的将一个大箱子打开,里面立刻发出一阵西索的声音,陆续的伸出很多条红色的带着肉粒的触手。
  「呜恩?!!!」菲尔娜被从木马上弄下来,重新吊在半空中放在了那箱子的上方,那些触手一感应到女性身体特别的香味,立刻倾巢而出,十几条触手一下死死的缠住了菲尔娜被抽打的满是鞭痕的娇躯,捆住了她的手脚,勒住了她本来就被勒的硕大无比的乳房,然后两个透明的吸盘死死的吸在了她的乳房上,开始猛吸,同时数条带着大肉茎的触手纷纷插进了菲尔娜被格兰特干的发红的蜜穴和后庭中,猛烈的抽插起来。
  「呜哦哦哦哦哦?!!呜!!!!!!!!」菲尔娜被触手插的剧烈的扭动着身体大声浪叫起来,那些触手伸进她满是精液的子宫之中,愉悦的乱捅乱戳,在菲尔娜的肚子下凸起一条条的蠕动的轮廓,然后猛的朝行上顶起。
  「呜哦哦哦哦哦?!!!!」菲尔娜仰起头双眼翻白,被触手从里面插的剧烈的乱颤,一大股白色的乳汁被那透明的吸盘猛的一榨,喷涌而出。
  ……「很遗憾这次陛下又挣脱失败了,看来老臣下次要更加用心的教导陛下才行,请陛下好好休息,老臣先行告退了。」格兰特慢慢的抽好裤子扎好皮带,浑身冒汗,一脸惬意的转身离开了书房。
  「恩……呜……」菲尔娜跪坐在墙边,满身都是红色的鞭印和大量白浊的精液,绳子松散的搭在她被捆的到处都是勒痕的肌肤上,已经被解开,肚子却微微的隆起,双腿之间汩汩的不停的朝外流着白浊的精液,嘴巴里还含着露在外面的半团早已被唾液浸湿的丝袜团。
  「女王陛下?……陛下?」门外一个黑色长发穿着白色长裙的侍女走了进来,赶紧蹲下身,替菲尔娜从嘴里抠出了那半团剩下的丝袜。
  「啊……啊……是艾薇?……扶我起来……」菲尔娜娇喘着在搀扶下慢慢的站起身,另一只手捂着红肿的下体。
  「恩啊!!?」菲尔娜突然娇叫一声,又是一大团白浊的精液从双腿间流了出来,顺着她被鞭子抽烂的吊带黑丝一直流到高根鞋上。
  「女王陛下,你没事吧?格兰特大人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把您蹂躏成这个样子……」「哼……这个老色鬼……口味越来越重了……啊……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菲尔娜慢慢的朝浴室走去。
  「女王陛下,你怎么样了?不要紧吧?」「不……不碍事……恩……」菲尔娜胸前一对滚圆雪白的乳房还在朝外流着乳汁,在艾薇的搀扶下走进了浴室,里面响起了水声。
  半小时之后,菲尔娜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满身的精液和污浊已经被全部洗去,但是白皙的肌肤上还是留着隐约的红色的鞭印。
  「鞭痕还没彻底消除呢……格兰特那老家伙似乎憋了很久了,特别的用力……」菲尔娜看着胸前红色的印子说道。
  「格兰特那个老色鬼越来越嚣张了,这样下去,离他篡位的日子恐怕不远了。」艾薇说道。
  「我知道,但是凭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跟他抗衡,『光之力』的修行还远未达到击倒他的程度,所以也只能继续这样装傻装痴让他随意玩弄下去……」菲尔娜在艾薇的帮助下穿好了新的黑色低胸连衣短裙,然后轻声说道:「艾薇,跟我到密室里来吧。」「女王陛下,难道您今天还要练剑?」「当然,必须持之以恒每天研习,才能掌握足够清楚格兰特一党的实力。」菲尔娜打开卧室的机关,挂着母亲菲雪大幅肖像的墙壁旋转开来,露出了密室的入口。
  在密室内,墙上挂着长明灯,还有很多兵器和书籍。
  菲尔娜取下了墙上的一把佩剑,将另一把扔给了艾薇。
  「不用顾虑到我今天的状态手下留情,要以比平时更凶狠的攻势来攻击我。」菲尔娜说道。
  「可是陛下……您的身体……」「身为女人……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即使被敌人抓住蹂躏,也丝毫不能让自己的斗志磨灭,我这个让格兰特那个老色鬼从14岁开始玷污了无数次的身体,总有一天……」菲尔娜的眉眼间一改平时庸懒怯弱的神情,透出一股逼人的英气,迅速的将佩剑抽出来指向艾薇。
  「艾薇,来吧,如果换做了格兰特,他可不会因为我身体虚弱而手下留情,而这就是我未来将要面对的情况,还等什么!攻过来!」菲尔娜喊道。
  「是,我明白了,女王陛下,无论如何,艾薇都会留在女王陛下身边,守护着女王陛下!」艾薇的眼中流出了泪水,点了了点头,拔出宝剑用尽全力朝菲尔娜斩了过去。
  「多么耀眼的光芒,因为有要守护的东西,将情感化为力量的坚定的神情,即使前面有千军万马也勇往直前……」菲尔娜看着艾薇的眼神,突然想起了当年被蓝云月抱在怀中在数万敌军中冲杀的情景。
  「云月姐姐……如果你能站在我这边,再次守护着我和阿莱西亚就好了……你的心意,究竟是怎样的呢?」菲尔娜一边和艾薇打斗着,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格兰特搬师回朝,站在他身后面色一如既往的冷艳寡言的蓝云月那英姿飒爽的艳丽身影。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安卓APP下载|注册教程|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9-7-18 06:11

大西瓜联系邮箱/环聊:[email protected]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